??(1)NTR、黑人、受孕
? ?? ?? ?? ?? ?? ?? ?? ?? ?? ?? ???一
? ? 我是一个普通的淘宝卖家,平常在家里没事喜欢上论坛看一点绿文,也不过 是找点刺激,没想过将老婆贡献出来,也从没想过自己会被别人戴帽子。
? ? 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看似一次普通的非洲旅行,居然会让黑鬼睡了我老婆,还怀了黑种……
? ?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我和老婆慧理做淘宝已经四年了,做的是外贸服装批发的生意,主要是运往尼日利亚。
? ? 我朋友老黄就是做生意认识的,在尼日利亚好几年了,一直怂恿我来尼日利亚和他一起开工厂,说咱俩合伙一定能发财的,我一开始也只是敷衍两下,比较非洲那么远不是想去就去的,但经不起他再三劝说,久而久之也心动了,便打算过去考察一下市场行情,也顺便去旅游一下。
? ? 机会难得,我打算把我的老婆孩子也一起带去。毕竟结婚10年了,也没好好的出去玩玩,孩子也9岁了,也该带出去见见世面。
? ? 我和我老婆是高中就一个班了,大学毕业以后就结了婚,一年后就生下了小宝。慧理虽然34岁了,但保养的十分好,在学校就是众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一米六六的身高穿上高跟鞋和我一样高,特别是她的身材美乳如导弹一样大而挺拔,屁股丰满翘挺,一双修长的美腿更是可以玩一宿。
? ? 也因为如此,我对她十分溺爱,家务活舍不得她做,也舍不得让她做职场女性抛头露面,后来在各种机缘巧合下做起了淘宝。
? ? 和老黄约好了行程后,我们一家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来到了尼日利亚,打算在这边待上一个月,若合适就在这边开工厂。一下飞机儿子就吵着要上厕所,于是我让老婆看着行李,我和儿子一起去厕所。
? ? 慧理一个人站在机场那,这时过来两个黑人保安,说要检查包里面的行李,老婆也没多想将包递了过去,那俩黑人随便选了个包翻开一看,里面正好都是老婆的内裤和文胸,看就我老婆孤身一人,互相咧嘴笑了笑,然后选了条最性感的布料最少的蕾丝内裤递到老婆面前,用英语问道:「看啊!这是什么?」
? ? 老婆顿时羞红了脸,小声的说: 「这是我的内裤,请不要这样大声的说。」
? ? 黑人看我老婆这样的反应,好像知道了老婆是个胆小怕事的女人,就更加放肆起来。我和儿子在厕所门口排着队,虽然有点远,还是能听见他们对话,但毕竟也只是开玩笑,虽然有点过分,我也不好说什么。
? ? 那个黑人将内裤在手中揉了揉,然后将内裤的裆部放在自己的鼻子前使劲的嗅了两口,「哦??!好香啊,这是纯纯的处女香味。这内裤是你的吗?」
? ? 黑鬼明知故问。老婆被他们这样调戏,脸更是烫的火红,但并没有去搭那两人的话,只是把脸别过一边,装做没看到。
? ? 黑人看我老婆不敢吭声,知道了这女人是好欺负的主,便一边用淫光打量着她,一边将内裤放在自己裆部摩擦,还一边邪笑的对我老婆说:「哦?真是舒服,我彷佛能感觉到这内裤主人的阴阜在摩擦我的龟头,你说这算不算间接性交呢?」
? ? 另一个黑鬼附和道:「别说你了,就连我都感觉到这内裤曾经包裹的骚穴的气味,你得小心点你的精子可是会随空气传播的。」
? ? 「哦呵呵,那真太好了,我真想射点在这条内裤上,让她的主人怀孕。」
? ? 我老婆在旁边虽然没用眼看,但一句句都传到她耳朵里,就算不想听也必须接受他们的语言强奸。
? ? 黑鬼猥亵我老婆的动作我在远处看的一清二楚,但现在儿子还在厕所里面,这里又不是自己的国家,万一走丢了就麻烦了,出门在外这点事忍忍就算了。
? ? 这时那黑鬼看我老婆忍气吞声的样子,更加得寸进尺起来。只见那两黑人站起身子,伸手往我老婆身上摸去。说是要检查看有没有违禁品,这当然不可能有,慧理也是极度的在解释,但其实那俩黑鬼只是觊觎慧理的身体而随便找的藉口。
? ? 其中一个黑鬼已经把那乌黑的咸猪手伸到了我老婆的大腿上,我老婆今天穿的是职场提臀短裙加上黑丝连裤袜,那黑鬼一边伸手在慧理的美腿上下游走,一边对我老婆说:「奇怪,你明明不是黑人,为什么大腿这么黑,是不是你妈妈生你的时候用的是我们黑人的精子受孕的?」
? ? 这黑鬼他妈的简直是明知故问!这世上会有哪个男人不认识丝袜的。慧理马上辩解说:「不是的,这是因为我穿了黑丝袜。」
? ? 「哦?穿了丝袜?为什么你要穿丝袜,是为了在里面藏什么东西呢,还是用来勾引男人的?」
? ? 说完就用手指勾住丝袜,想扯破人妻的丝袜直接触摸我老婆细白的大腿。
? ? 慧理马上伸手拍开那淫棍的脏手。这时另一个也把手伸向了慧理,顺着腰肢一直抚摸到我老婆的胸部,隔着衬衣开始揉捏我老婆的乳房。慧理被黑人调戏的连连后退,但那两安检却不肯罢手,马上紧逼上来。
? ? 这时我实在忍无可忍了,拉着儿子的手就冲过去,一把推开了那俩黑人。? ?? ?? ?
? ???「你们干什么呢!他妈手放老实点!」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 ? 那俩黑人看到突然出现挡在这陌生美妇面前的黄种男性,知道她的男人来了,便假惺惺的说道:「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发现你们没有接种黄热病疫苗。」
? ? 黄热病疫苗?该死我居然把疫苗单忘带了,这下倒好成了这俩黑鬼揩油的藉口。老婆的豆腐不但被白吃了,还得给他们私钱。
? ? 「小吴,小吴你在这啊。」
? ? 是老黄?这节骨眼老黄来了。
? ? 「哎呀!我在机场外面都等半天啦,迟迟不见你们一家子,就进来看看。」
? ? 「哦没事,我这边黄热病疫苗接种证明忘记带了,遇到点麻烦。」
? ? 「那好办啊,这边的当地人都是爱贪小便宜的,特别是看到我们中国人,仿佛是见到财神爷一样,想尽一切办法从我们这里榨出钱来。」? ?? ?? ???
? ???说完朝那俩黑人一人递上一百块钱,那俩黑人也是老江湖了,知道这是人民币,笑嘻嘻的把钱塞口袋里,然后拍我肩膀用中文对我说:「以后咱们就是朋友啦!」
? ? 妈的谁跟你们是朋友,你们他妈占我老婆便宜我还没跟你们算了。见那俩人走远了,我便把这事抛在脑后,对老黄说:「真是谢谢你了,你要是没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 ? 「没事啦,第一次来尼日利亚都是这样啦。哦这是弟妹吧,比在照片上见到的还要漂亮啊。」? ?? ?? ???
? ???老黄把注意力转移到我老婆身上,其实我们以前做生意时,老黄就很迷我老婆的姿色。经常装做随性的问我老婆的事情,这些我都明白,只是没有说穿,也很享受别人喜欢我老婆,却又只能接受她名花有主的事实。平常只能在我相册里看看慧理,这次好不容易见到真人,想必老黄这会功夫已经把我老婆全身上下视奸个几百遍了。
? ? 果然老黄看我妻子衣冠不整的样子,黑丝上还破了一个洞,黑色丝袜中露出我老婆的雪腿肌肤,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老黄这个年纪的人想必也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出了我老婆是被刚刚那俩保安吃豆腐了。但还故意问道:「弟妹你这怎么啦,怎么衣服皱巴巴的。」
? ? 说着伸手把我老婆的衣角拉平,那动作彷佛是做老公的帮自己妻子整理着装一样自然,让别人看了还以为他们才是夫妻,我这正牌老公是个外人一样。
? ? 慧理也感觉到了不妥,连忙摆手示意老黄停手。
? ? 这时老黄看我老婆脸这么红,又连忙问:「怎么啦弟妹,脸这么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不舒服要讲啊。」
? ? 接着老黄用自己额头顶着我老婆的额头,担心慧理体温过高烧坏了身子。老黄对我的妻子这么关心,完全超出了正常朋友的范畴,连我也只是在追她的时候用这种语气。
? ? 「没关系的,可能是刚到新环境有点水土不服吧,一会就好了。」
? ? 妻子自己打圆场道。其实我也知道老黄心怀鬼胎,只是刚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还得多靠他照应,而且以后说不定还是合作伙伴,关系不得不搞好来。但慧理继续在这里把老黄的心勾着,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上车。便对慧理说:「老婆你干脆去厕所把丝袜换了吧,这样破一个洞的太引人注目了。」
? ? 老婆点点头转身去了厕所,我也叫老黄先去门口把车开过来,我自己带上儿子和行李,上了老黄准备好的车。
? ? 这时老婆换完丝袜回来了,并没有换什么丝袜,而是把破的丝袜扔厕所了,一双美腿裸露在空气中,在这黑人组成的国家显得格外耀眼。
? ? 老黄更是直勾勾的盯着我妻子的双腿,妻子美腿上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吹弹可破,嫩皮白腿在太阳下甚至能看见皮肤下淡蓝色的血管。
? ? 这时老黄突然一脸痛苦状,捂着肚子对我们说:「哎呀不好意思,我去一下厕所。」
? ? 呵,老黄一定是意淫朋友的妻子招报应了,才会这样突然肚子疼吧。不一会老黄回来了,向我们表示歉意后开车带我们去了他的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