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12-2 08:55 编辑
夜幕西垂,晚春和煦的凉风从阳台上飘入,几叠文件吹的飘飘欲飞。我(健哥)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活动活动酸痛的肩膀和脖子,思绪却飘向窗户。算起来我已经在这个城市打拼了10多年了,从大学毕业后的一个销售小职员做到现在自己拥有一家资产过亿的公司,其中的艰辛难为人知。
我今年35岁,五年前开始自己做公司,尽管艰辛困苦,但看到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坐落在武汉的商业区,底下几百名员工,我嘴角微微一笑。这两年,公司发展进入正轨以后,我又延续了大学时候的身体锻炼,1米8的健硕身材,刚毅的笑脸常常让下面年轻的女员工脸红。常言道饱暖思淫欲,陪客户的时候我也偶尔放松一下,但公司文员李月的笑脸最近却经常浮上我的心头。
那还是去年的事了,有一天我在公司看到一个美女身材特别好。她穿着一身套装,身材不高,大概1米6左右,但腿很修长,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系带凉鞋,是那种有两个细带横过脚背的那种很性感的凉鞋,脚趾纤细白嫩。她就坐在我办公室的侧面,齐肩的碎发,甜甜的笑容,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我以为是哪个客户呢,问了人力资源部才知道,原来是公司新招的办公室文员,叫李月。
今年26岁,已经结婚,老公叫张天,在一家外企做金融财务工作。
我平常的工作很繁忙,也很琐碎,在李月来之前我的秘书总是把我的事情搞得一团糟,但秘书是一个老朋友介绍过来的,也不好炒掉。有几次秘书不在,我就交代了李月办了几件事情,谁知道居然办的井井有条。在这之后我就找了个理由把原来的秘书调到后勤管采购去了,也算是个肥差,对老朋友有了一个交代。
慢慢的我就开始把档工作和客户约访的事情都交给了李月来做,期间由于她工作出色,还给她提了两级工资,她成了不是秘书但胜似秘书的办公室文员。
李月家境较好,每天的打扮非常自然得体,待人谦和,很快成了公司的一朵花。虽然李月很漂亮妩媚,但我和她之间却一直是工作关系,从来没有过非分之想,直到有一天……我记得有一天,她上穿一件白色的半透明衬衫,隐隐映出一对丰满玉乳,下着一条黑色的迷你超短裙,短裙下是一双修长而又白晰的玉腿,那玉腿光滑柔嫩,裹着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脚下穿的是一双淡蓝色系带凉鞋,多诱人的一双腿呀!它们如此完美地展现在我的眼前,而且在超短裙下大腿似露非露的,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我这个时候多希望地下铺的不是地毯,而是光滑的大理石,这样我就能从大理石的反光中可以见到她的诱人大腿根部,知道她穿什么颜色的内裤了。更加要命的是,在她那本来就可以让人心动神移的玉腿上裹着的那层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那丝袜是如此之薄,薄得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那大腿上条条细细的血管,那双裹着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的玉腿在灯光的照射之下,显得晶莹剔透。
因她的超短裙侧面有个开叉口,可以看到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包裹着她的整个玉腿,直至她的大腿根部,那个开叉口随着她的走动一张一合的,可以看见带蕾丝细边花纹的袜口紧紧裹着她那柔嫩的大腿,在蕾丝细边花纹的袜口交接处的肌肤被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束缚地略微凹陷进去,哦!
原来她穿的是两截式的长丝袜,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大腿根部雪白滑腻的肌肤。
再往下看,她的双脚穿的是一双淡蓝色的系带凉鞋,鞋跟又高又细,鞋面是几条柔软的细条,绑在那双脚上,显的脚柔润、修长,她的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修的很整齐,从鞋尖露出来,白白的脚趾上涂了粉红色的指甲油,闪闪发亮,像十片小小的花瓣,显得非常的性感。她的脚被又细又嫩,隐隐映出几条青筋,脚后跟是那的红润干净,真想伸手去抚摸几下。
到了中午,同事们都在午休,对面的李月也爬在桌上,昏昏欲睡,我一人独自在上网看帖子,最近喜欢上蝴蝶网看一些淫友的经验交流。我手里拿着铅笔把玩,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俯身去拣。哇!无意中我看到了对面李月的美脚从那双淡蓝色系带凉鞋中取了出来,左脚踩在右脚上。高度透明的薄薄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使她脚心的皮肤显得特别白皙细嫩,透过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依稀可以看到皮肤下面那几根纤细的静脉,光滑的脚踝洁白无暇,脚趾很匀称,让人恨不得马上伸手狠狠挠一把。我顺着她光洁的小腿看上去,纤细的小腿匀称结实,透过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发出诱人的光泽。再向上看她的大腿,浑圆饱满,柔嫩修长,这时她的大腿微微分开了,天啊!我居然看到了她穿着一条白色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内裤中央黑乎乎的一片,白色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下边穿着透明的肉色水晶长筒丝袜,长筒丝袜带蕾丝细边花纹的袜口卷起,露出了大腿根部白晰的皮肤。
我的心狂跳不已,大鸡巴居然一下子就硬了起来,把西裤顶的老高。想像着我粗大黝黑的鸡巴顶住那神秘的黑森林,丝袜在我鸡巴上轻轻滑动的情形,我更加兴奋了。
整个下午我都没有心情办公,脑海里一直涌现着李月那白色的长筒袜,半透明的蕾丝三角内裤,还有那内裤中间黑乎乎的神秘小森林。这么一朵清纯的小花朵居然穿着那么性感,是欲求不满,还是披着清纯外装的熟女呢?我突然有想把这夺小花摘下来,搂在自己怀里好好的蹂躏和羞辱的冲动。
下班之前我装作接了个电话然后把李月叫进来说有一份紧急的档需要赶出来,要她留下来一起加班。李月知道我们最近在准备一个大的投标专案,业务部门都连续加班了好多天了。她说好的没问题,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说加班,要晚点回去。事后我才知道,今天是李月老公张天的生日,李月穿那么性感,是想晚上回去给老公一个「惊喜」。
夜幕逐渐降临,武汉湿闷的天气看起来阴阴沈沈的,有下雨的徵兆。我擡头看了看,发现李月还在聚精会神的起草档,白皙的脸庞上由于过于专注反而呈现一点晕红,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不经修饰的柳叶眉和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眨一下。或许是坐久了的缘故,李月侧着身子伸了个懒腰,把一对本来就丰硕的乳房显得更加耸立。
这时电话响了,李月站着接听电话,侧面形成的曲缐让我更加兴奋。白色的丝袜让修长的美腿上显得更加秀丽,到了臀部却是一个完美的弧缐,短裙包括的小屁股磙圆磙圆的。隔着曲缐十足的丝袜,能清晰的看到李月那迷人的内裤痕迹,让我更加的难以煎熬。我的鸡巴已经涨的疼痛无比,我解开西裤拉链,胀得巨大发紫的鸡巴迫不及待的弹了出来,看着李月的迷人臀部,开始开始撸自己的鸡巴。
恍惚中我看到了李月那迷人的身体,我抚摸着她雪白的翘的高高的臀部,缓缓的插进了她诱人的身体……奋力的抽插着……,还掰开李月的小屁股,看到那诱人的小屁眼。
李月打完电话,突然觉得办公室好安静,就过来问我,健哥,有什么事情吗?
(我的名字中有个健,我又很健硕,年龄也不大,所以公司员工一般喜欢叫我健哥。李月来了一个月以后也开始慢慢的喊我健哥了)我的手在下面捏着涨痛的鸡巴,看着办公桌前小嘴微张的李月,心理想着,李月,把小嘴张开,健哥要插你的小嘴,要射在你嘴里。
啊……,李月又问了一次,我才回过神来,说没什么事,你去楼上把一份文件取下来。李月走了以后,我的鸡巴还是硬的厉害,心想怎么办啊,突然注意到李月桌子上她刚倒的一杯凉开水还没来得及喝。我瞅了瞅四下没人,就一只手继续套弄着鸡巴往李月办公桌走去。
到了以后,看到桌子上李月迷人的照片我再也忍不住了,噗,噗,噗,噗的,连续四股浓稠的精液都射进李月的喝水杯子里了,连杯子边缘,桌子上都喷射了一些。我用手指蘸了一些桌子上的精液涂抹在李月照片上的小嘴里,嘴里说,嘿嘿,李月,我都射你嘴里了。接着就把混合了精液的水杯晃了几下,又把杯子边缘和桌子上的精液擦干净,就赶紧到办公室的洗手间去清洗了。
从洗手间出来以后看到李月正端起杯子喝水,还皱了皱眉头,大概是感觉这水的味道怎么有点怪呢,但还是一口气喝下去了一大半。看到这一幕,想到李月现在小嘴里肯定都是我的精液,等于变相在给我口爆,我本来软掉了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咔嚓,一声巨响,把我和李月都吓了一跳,转眼望去,窗外的天际成了一条银缐,晚春的暴雨是如此密接的落了下来。李月转身拿起电话,我听到李月那小嘴里发出迷人的声音:老公,下雨了,一会我加完班你过来接我吧。「大概几点?」,快完成了,差不多一小时候,你9点到吧,到了后打我电话。
打完电话的李月还用小舌头舔了一下嘴唇,把残留在嘴角的一点白色的东西舔掉了。「奇怪,这是什么啊?」李月用手指在舌头上把白色的东西弄了下来看了看,沈思了一下又吃掉了。我受不了了,看着李月那粉红的灵活小舌头的动作就像是舔我的鸡巴,给我口交一样。射过一次的鸡巴就更硬挺了,龟头剑拔弩张的,鸡巴贴着西裤的边缘呈顶天姿势。
还有一个小时,我决定要在这一个小时内玩一下这看着清纯其实熟女的办公室文员。我把李月喊到了办公室,让她在我椅子边和我讨论问题。李月进来以后半弯着身子和我讨论事情,白色的丝袜紧贴着椅子扶手,磙圆的小屁股在后面翘着,触手可及。
咔嚓,又是一声巨响,我把鸡巴匆忙塞到内裤里,起身去拉窗帘。经过李月的屁股时,西裤里面的一团突起在李月屁股上滑过。「恩……」,李月的身子僵硬了一下,小屁股蹦的更圆了。我拉好了窗帘,看到李月没什么反应,就在后面欣赏那浑圆的小屁股和白色的丝袜。她的玉脚在淡蓝色系带凉鞋的映衬下显得很纤细,脚趾很圆润,大拇指的指甲有些长,似乎要顶破丝袜似的。看的我鸡巴更硬了,我迅速的把鸡巴掏了出来,抽出西裤里面的衬衫把鸡巴盖住,从李月后面经过坐回座位时,我又故意用硬挺的鸡巴在李月的大腿根部滑过。「恩……」这次效果更明显,薄薄的丝袜把鸡巴的硬度和热度传递的更明显。李月明显的绷紧了大腿,小屁股更加往后耸立。我坐回座位后,把椅子往前挪了挪,把硬挺的鸡巴藏在办公桌下面。
我看到两次挑逗李月之后,她都没有反对,也没有故意让开,还继续弯着身子和我讨论事情,只是脸上却呈现出了一抹晕红,说话的声音也有点颤抖,动作更加僵硬,一动也不敢动。我就觉得今天晚上有戏,可能真的能玩一玩这个丰腴的人妻。
讨论完以后李月回到座位上,我用馀光瞥到她在那里坐立不安,手里举着杯子,眼神有点迷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她的小手哆嗦着去摸被我大鸡巴接触过的屁股和大腿的地方,却又有点不敢,几次之后终于小手停留在被我大鸡巴触摸过的大腿根部,然后滑动几下又轻轻按了几下,屁股就一阵收紧,压的椅子发出声响。
李月惊慌的朝我这里望了一眼,发现我低着头没有注意她,就松了一口气。
镇定口气对我说,健哥,我去一下洗手间,一会回来。我嗯了一声,擡头看到李月正匆忙的向洗手间跑去,跑的时候两腿夹紧,很不自然,却带动了小屁股扭的更厉害了。我灵机一动,也赶紧跑了出去,到了女洗手间就听到当一下关门的声音,肯定是李月进去厕间。我脱下皮鞋,蹑手蹑脚的走到李月进的厕间那里附近。我的声音很轻,李月估计这会正心慌慌,也没有听到。
突然我听到李月说:要死了,今天怎么了,这么敏感,被健哥碰了两下就浑身酸麻的厉害,脚也动不了,下体更感觉到湿润,有一股液体流出来。之后就听到拉扯卫生纸和悉悉索索的声音。
啊……一声低唿,却是李月在擦自己下体的时候碰到了敏感部位忍不住叫了出来。紧接着又听到了几声细微的呻吟声和一声「碰」的响声,却是李月的小阴蒂被自己刺激到以后身子发软,站立不稳,一只手扶上墙壁的声音。
「不能这样,老公一会过来接我,今天是老公的生日,我要和老公活动,给老公一个惊喜的」。我听到李月低声的呢喃声。「不过,健哥的那个真的是好硬,好热啊,碰到我屁股的时候还不觉得,但隔着丝袜碰到我大腿根的时候我被大鸡巴的硬度和热度烫的下面马上流出了一股热流。」健哥不愧是有个健字,身体健硕,想不到连那里都是那样的「健」。
「不行了,不能再胡思乱想了,健哥可能是无意的,再说我的身体只属于我老公的,不能让别人侵犯。」李月低声说了几句就准备起身,却忍不住又刺激了几下自己的小阴蒂。「哦……」,好舒服啊。真想知道健哥粗壮硬挺的那里顶住我的小蜜穴是什么滋味。但健哥那里好像好粗大啊,我的小蜜穴那么小,那么紧,能进去吗?健哥的手指也很粗大的,要不要让健哥的手指插一下我的小蜜穴呢?
想到这里,李月感觉到淫水更多了,都流到小屁眼了,痒痒的,好奇怪的感觉。李月用手指插了一屁眼。好奇怪的感觉啊,老公说过好像屁眼也可以插的。
但想到健哥硕大的鸡巴就好担心,如果是健哥的手指插自己的屁眼的话应该不会痛吧。李月一边想这一边尝试着用手指轻轻的触摸屁眼。如果健哥一根手指插屁眼,一根手指插小逼,会不会感觉更奇怪呢?
李月在胡思乱想中起身准备出来,我立马又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穿上皮鞋进入男厕打开水龙头洗手。出来后就看到李月也刚好从里面出来,咋一见到我,李月的脸唰一下红了,断断续续的说,健哥,你……你……你怎么也在这里?呵呵。我一笑说:「怎么了,就允许你上厕所,就不允许你的健哥上厕所了?」。
李月一听到健字,马上想到健哥的那里也很健的,脸更红了,低声说:我……我……,我回去加班了。
我还从来没有见到李月这种羞涩的神情,心理真是好期待一会玩弄和羞辱她的时候她的表情是怎样的啊。是不是一边抗拒,小蜜穴却一边狂流水呢。我胡思乱想着却顶着硬挺挺的鸡巴回到了办公室。却没有注意到李月在座位上在偷看我下面的隆起,脸色更红,两个手搅弄着头发,屁股扭来扭去的。
过了一会,李月的神情才逐渐恢复正常,开始处理档,再跟我说话的时候就是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表情。期间还接了她老公的电话,说下暴雨,路上比较堵,要稍晚一点到。我心理想,不能再等了,我要主动出击,现在就把这朵小花摘下来。
我拿了一份文件,到李月桌前和她讨论,居高临下,我依稀能看到李月那丰满的乳房挤压出的深深的乳沟。她的头发扎了一个漂亮的造型。露出修长白皙的脖子!风情万种的一双大眼睛,性感小巧的鼻子,充满诱惑的小嘴,粉色的衬衫挡不住她傲人的曲缐。挺拔的乳房、翘圆的屁股、修长的大腿,一双乳白的高根皮鞋把她的脚烘托的让我鸡巴更硬了。
我上前凑了凑,试着让自己慢慢的贴近李月的侧面,开始的时候她没发觉,只顾着和我讨论事情,然后我又贴近了一点,明显感觉到我的隆起碰到了她的胳膊。「恩。」李月停顿了一下,像没事情一样继续和我说话。我伸手拿了李月的杯子说,你太辛苦了,健哥给你倒杯水。我倒完水回来发现李月整理过了衣服,短裙往下拉直了,盖住更多的大腿,但短裙毕竟还是短,丰腴的大腿在白色丝袜的衬托下显得更耀眼。
我走了过去,这次直接就把身子贴了过去,隆起部位顶住了李月的手肘。李月僵硬了一下却也没用推开我。水杯我没有直接放在桌子上,而是有意识的在隆起部位那里端着。李月正奇怪我怎么不把水杯放在桌子上呢,但一看见水杯的位置突然想起来了刚才她喝的那杯水的怪味。之前没有想到,是因为没有往那个方面想。现在却突然想到,难道……难道……难道那杯水的怪味,还有嘴角的一点白色的东西居然是男人的……李月一想到那可能是健哥的精液,再想到自己居然把混合着健哥精液的水喝了下去,还用小舌头把嘴角的精液舔了进去,就像男人射精在她嘴里再把精液舔干净以后顿时羞涩的脸腾一下红了,话也说不下去了。心里象火烧一样,浑身发热,只觉得刚干净的小蜜穴又涌出了一股股的热流,比刚才还要多,都感觉要顺着丝袜流向大腿了。
我一看时机到了,就把身子用力一挺,隆起部位紧紧的贴着李月的上臂,都快碰到手了。李月被刺激的大声叫道:健哥,不能这样,就要起身反抗我。「嘿嘿,刚才的精液好喝吧。」我一句话把李月震的身子呆在那里动不了。
「我真的喝了,我真的吃了健哥的精液,还淫荡的用小舌头舔了舔,我都没给老公口交过,居然间接的给健哥口交了,把小嘴的处女给了健哥。」李月迷茫的说了两句话以后清醒了过来就要站起来。我顺势就从后面把李月抱了起来,相对于我180公分的身体来说,李月160cm的身材显得娇小玲珑。很容易我就把李月抱了起来,两只手按在李月丰满的乳房上,紧紧箍住,不让她挣扎,而坚挺的大鸡巴却直直的顶在李月浑圆的屁股上。
李月被我这一意外的举动吓坏了,她拼命挣扎,想逃脱我的拥抱。我的双手按在了温暖的酥胸上,隔着衬衫,我感觉到了她的体温和内衣的蕾丝花纹。我兴奋的开始喘不上气来了,只是大口的喘气。我嗅着李月发出的体香,快醉了。随着她剧烈的挣扎,她浑圆的屁股隔着两人的裤子勐烈的磨擦着我的鸡巴。好爽啊。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流氓、变态……救命啊……」李月语无伦次的大声喊叫着,现在已经快9点了,没有人会听到她的叫声的。
她的叫声好迷人,让我更加的刺激,挣扎中她转了过来。刚刚的迷失被我一抱吓醒了,声音中几乎带着哀求的哭腔。她开始野蛮的反抗,一口咬在我的肩头,好痛;来不及推开,她的手已经潜意识的抓住了我涨直的下身,勐地抓的一把,别看柔弱的一个女人,紧张起来力气也不小,这一抓一股巨痛勐地传到全身,我手一软差点放开她,我知道现在绝对不能放手,迅速抓起她的手,塞进了自己的裤裆,这样她就使不上力气了,我内裤里的精液还没有完全干透,她的手好凉,手指勐地触到了龟头、鸡巴。
李月顺势就把我的鸡巴握在她纤细的手中,勐地又是一抓。这次不是痛,是一种说不出的爽。我的右手已经在不知觉的情况下伸进了她的裤子里,握住了每天勾引我的浑圆的屁股。李月的皮肤好细滑、好娇嫩。渐渐的她的叫声小了,神情有点迷离,抓着鸡巴的手的力气也渐渐小了下来,缓缓搓动着。好爽!她的身体还在挣扎,但更多的感觉像在配合的扭动,使我抚摸的臀部更加的舒服。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的脸,好迷人。李月的眸子里已然是风情万种,骚骚的。
她的小脸好红好红,粉红的小嘴干干的微张着,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我深深的吻了上去。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尽情的搅动,缠绕。右手仍旧在她牛仔裤中舍不得的抚摸着滑嫩的臀,左手伸进李月的短裙里,手轻轻的按在李月突起的蜜穴。
李月被我按住蜜穴的动作惊醒了,尽管身体的快感是一波一波的,但她的心理却还是存留着对老公的忠贞。自己的身体只能是老公的,只能老公摸和爱抚,其他人都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