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惊变我爸说要给我找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后妈时, 我简直要崩溃了。 我的强烈反对没有丝毫作用,我爸还是执意把那个女人娶进门, 要知道这距离我妈去世还不到一年。 期间跟我爸大吵了几。 可我没有能力阻止这一切,在他们结婚当天我跟朋友在喝了一夜的酒, 第二天一早我回到家见到我爸我什么话都没说, 跪下就砰砰砰磕了三个头然后离开了那个还贴着喜字的家。 年少气盛,那时候心中带着对我爸的恨和自己心里的委屈, 我走了这两年期间也没跟家里有任何联系我爸也是, 我知道我爸跟我一样都在怄气。 可是在今天我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是那个成为了我后妈的女人打来的电话 电话刚接通她就哽咽的说了起来: “孙诚, 你爸吞安眠药自杀了……”突闻噩耗让我感到措手不及 感觉像是天塌了下来。 我没想到这两年里没跟家里联系,第一次接到电话竟然是这样的情形。 我来不及再去管厂里的工作,买上最近一班的火车连夜赶到了家里。 可在我回家之后面对的只是一盒骨灰……如同梦靥一般的场景突如其来, 我看着身旁的女人披麻戴孝哭得双眼通红,那装模作样的伤心令我感觉恶心。 我冲着她歇斯底里的嘶吼, 女人只是沉默着流泪: “你当初进我们家不就是为了钱吗?现在我爸走了, 你这两年也捞够钱了吧?怎么还不滚?!”余下的时间里 给我爸办丧事出殡,我的心难以言说的伤痛, 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丢了魂的行尸走肉呆滞麻木的任由这一切进行。 处理完丧事我在家里守孝,公司那边来电话询问我没请假这两天干什么去了, 最终我还没来得及说原因那边又补充一句‘以后不用来上班了, 这个月工资扣除你这几天旷工罚款之后剩下的下个月发工资会打你卡上’。 电话挂断,自始至终没让我说出一句话来。 我笑了笑心里感慨了一句,去你妈个比的吧。 处理完后事,偌大的房子里那种空荡真的很折磨人, 我很想我的爸妈这时候我又想到了那个女人, 那个已经成为我后妈的女人。 哪怕知道现在已经是晚上,心里的疑惑令我难以入眠, 所以我想知道这一切都发生了什么。 我来到眼前的卧室门前,这里曾经是我爸的卧室, 而现在那个另我讨厌的女人正睡在里边还有什么比这更可笑可悲的事情。 我敲响房门没一会儿门打开,眼前的女人应该是准备入睡, 被我突然敲门又起了床来。 她穿着一身紫色真丝睡衣,露出雪白的双臂与香肩, 性感的锁骨也暴露在我眼前睡衣下摆只到大腿中部, 一双修长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 卧室灯光的照耀下,整个人显得那么的火辣与性感。 我只是瞥了一眼,虽然心中有怒气还是尴尬的把视线从眼前这具充满诱惑的身体上移开, 她胸前鼓鼓囊囊的巨大波涛是那么夸张一眼之下就知道里边没有穿内衣, 那种胸前突出是如此的明显。 至于她的下身,隔着薄薄的一层睡衣几乎能够看清楚里边那条同样充满了情趣的性感黑色内裤, 我没想到这个女人会穿的这么骚。 我站在卧室门口,也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 眼前的女人看着我清秀的脸上带着疑惑和不解, 我没跟她客气直接用很僵硬的语气问了一句: “我爸之前身体那么好 怎么会说走就走的?这一切到底都发生了什么?说自杀我不相信 我爸一定不会做出这种蠢事的。 为什么不等我回来见他最后一面就匆匆火化?”我现在都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 好不容易从悲痛中恢复一些就迫不及待的过来询问整个事情的原因。 接下来这个女人说的话再一次让我感到惊讶。 他们结婚时,因为我反对离家出走之后, 我爸对我很失望很伤心后来不知道怎么着又迷上赌博, 到最后竟然被那帮狐朋狗友教唆着沾上了毒品。 赌博和毒品,这无底深渊足够毁灭任何人, 这两年家业败光了以前我爸还有个小公司,现在早已经被放水收账和收赌债的抵走了, 就连现在住的这个房子也被抵押给了银行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家已经是一无所有, 就等着贷款到期银行再把房子收走那就真的算上无家可归。 偌大的家业说没就没,在欠了大批赌债和吸毒的压力下, 最终我爸选择了这条不归路。 知道了这些,我的心里变得一团乱麻,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想着这些难以接受的事情。 我走了两年怎么会发生这么翻天覆地的事情?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 我爸在我走之前还充满了干劲,那时候公司效益蒸蒸日上开始起步, 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说是因为我离家变成这样, 这根本就不可能这世界也只有我最了解我爸。 一切都是因为她!我的心里忽然想到了这一点。 就是这个妩媚的漂亮女人突然出现,又紧接着闪电式跟我爸结婚, 现在想想当初我爸娶她的状态,倔强的跟着了魔一样。 这些事情都充满了浓浓的阴谋感觉。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我再也没有睡意。 坐在房间里烦躁不安的抽了根烟,我又离开卧室来到那女人的房门前。 原本我还想问问详细的事情来解答我心中的疑问, 可在安静的房间里女人的房间出现了轻微的说话声。 现在已经是大半夜,她这是跟谁在打电话我没有跟之前一样立刻敲门, 而是放轻了脚步身体靠近房门想要听听她大半夜的神神秘秘跟谁在联系。 第2章 幺蛾子听了一会儿我有些失望, 只能隐约听到是在说话可是具体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清楚 明显那个女人在故意压低声音。 听了会之后我放弃继续偷听,转身又回到自己的卧室里。 心烦意乱躺在床上,我现在心里有了些隐约的主意, 总是感觉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有问题十有八九我爸出事, 包括沾了赌和毒都跟她脱不开关系。 现在我家弄成了这样,也没有什么利益可捞, 也许就这在几天时间这个女人应该就会露出狐狸尾巴来准备跑路了吧心里越想悲愤, 我现在就恨不得冲出卧室杀了这个贱货但是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和真相又怕弄错了。 我当初离家已经冲动了一次,事情到现在这地步如果真的有问题, 我在没掌握全部真相之前我是不会再冲动第二次, 为我已经走了的父亲也是为了我自己。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 已经快夜里十一点钟了。 烦躁的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入睡的时候,忽然之间我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开门声音, 这房间里除了我就是她都这时候她怎么还会出卧室在我疑惑的同时, 周边安静到极点的环境中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砰砰砰……我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 那女人深夜中又过来敲了我的房门: “孙诚 你睡了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半夜敲我的门 但我这大男人还会怕之她我心跳加快起来翻身坐起, 顺手把床头柜的台灯打开这才去开门。 眼前的女人站在我的房门口,跟之前一样还是穿着一身薄如蝉翼的紫色吊带睡衣, 真丝的滑腻感在台灯有些昏暗的光线下还带着一丝晶莹与透亮。 伟岸的胸前, 我把视线从没有穿戴文胸的波涛上边转移开看着她的脸庞: “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请?”我疑惑的问着她, 同时心里还带着防备或许是之前根本没跟这个女人接触过, 现在近距离的这么看着她美丽的脸庞真的有种妩媚与撩人的感觉。 这女人把脸侧的头发撩起拢到脑后,我发现她的香肩上的吊带比之前变得向外倾斜了很多, 几乎是挂在肩膀上露出了胸前大片的肌肤。 我的视线总是不自觉的向胸前那巨大的突起和深深的沟壑看去, 因为在这种面对面的情况下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女人开口声音有些轻柔, 说话的同时还把另只手端着的水杯抬起: “看你那么晚没睡, 一定是为你的父亲伤心吧事情已经到了现在你也别太难过, 你爸想不开吞了安眠药自杀我当时要细心一些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你爸没了以后咱们娘俩就相依为命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待你, 一定让你爸走的安心。 来,先喝点水吧,既然你睡不着,正好我也睡不着, 那利用这机会咱们俩好好沟通一下可以吗?”女人向我抬起那杯水 温柔的说着话脸上还带着真挚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 看着那杯水端在胸前的位置是有意是无意,正好在景色最诱惑的位置上。 “我不渴,谢谢你的好心,另外这深更半夜的我感觉跟你聊天不合适, 再说我也没什么可跟你聊的我只想弄清楚我走的这两年, 怎么会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还有最后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从开始到现在我并没有认可过你, 所以你也别把自己当我们家人还咱们娘俩?你比我大了两三岁而已, 说出这种话来自己不感觉臊得慌吗?”面对眼前充满了诱惑的女人 我心中对她的怨恨并没有因为心里感觉异样而改变多少 我冲着她说完话之后就准备关上门重新睡觉。 女人顺手把水放在了我床头柜上,面对我冷淡甚至带着排斥的态度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那双诱人的美丽眼睛紧紧盯着我: “你想弄清楚什么?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 之前的时候已经大体情况跟你说了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 现在你爸刚走你就这样对我,难道就不想让你爸走的安心吗?”一听到她又提起我爸, 我那厌烦的情绪也毫不掩饰的流露在脸上: “别再跟我提我爸 我真后悔当初就不该离开,这两年家里变成这个样子你的责任最大。 明天天亮了我再跟你谈我想知道的事情, 现在很晚我要睡了你也回去吧。” 我拒绝掉了现在跟这个女人谈话,因为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 她穿着这样来我的卧室要么是真的把我当成了不设防的亲人, 要不就是带着别样的心思不论怎么样,我都要暗自防范的, 包括她手中那杯水我都抱着深深的怀疑。 面对我的话,女人有些失望的点点头, 我见她这样又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以后在我面前别穿的这么暴露, 里边内衣都不穿还这么透我爸才刚走没多久, 你这就耐不住寂寞了?”或许是我有感而发 但是这句话说完话之后就见这女人脸色变红而且原本还带着些许诱惑的眼睛里起了水雾, 看来我这句有些侮辱性的话语让她心里生气了。 “你这是什么话?我一直没有把你当成外人才按照以前以前在家的习惯穿的。 还有,你不叫我一声‘妈’也该按辈分喊我一声‘阿姨’吧?哪怕你喊我的名字‘方晚秋’也行, 能不能别‘你你你’的称唿?”女人生气了带着责问的语气看着我,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侮辱眼神中的伤心看起来不像是假的, 这一刻让我变得疑惑起来。 说来好笑,到现在为止,我才算是知道跟我爸在一起两年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方晚秋,名字很好听,只希望她美丽诱人的外表下, 不是一颗歹毒的心肠。 深夜,一个穿着打扮这么性感暴露的火辣女人站在我卧室门口, 除了对这个女人的愤怒和厌恶之外我心里一种压不住的异样感觉也不断的冒出来,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原本就充满了别样感觉。 女人一双弯月般的美丽眼睛带着点点晶莹, 像一只诱惑人心的暗夜妖精。 美丽的脸庞微微低垂好像要哭泣,可下一刻方晚秋眼神勐然停顿住, 之后抬头白了我一眼又把视线盯在之前的方位。 一身风骚入骨的性感暴露睡衣,美丽的女人这个白眼看起来要比媚眼还要充满挑逗性。 顺着她的视线我低头看了一眼,我的短裤已经高高隆起, 那幅度看起来如此夸张。 “你……你在对着我幻想着做坏事?!反应那么强……”方晚秋动听的声音很轻, 说完之后像是故意的又用眼神扫了我的短裤这个眼神令我差点暴走, 随着她话语刚落下我的短裤也很不争气的狠狠向上挑了一下。 反应瞬间剧烈的同时,方晚秋已经带着难以言说的笑容, 撩拨男人心扉的火热身体向我走的更近。 第3章 发现“你出去!我要睡了。” 我心乱如麻,在她几乎贴在我身上的时候大声说了一句, 之后就这么瞪着方晚秋直到她眼神变得黯然转身离开之后, 我才把卧室房门关闭感觉这样还不行我又有些心慌的从里边锁好这才重新躺在床上。 女人的脚步声响起,看来是离开了。 等明天白天我再跟她好好聊聊关于我爸的一些具体事情吧。 我这么想着躺在床上开始准备入睡,对于下身一直都在不断膨胀不断冲击我理智的身体, 我努力的压抑着那种突破禁忌的罪恶感。 心情大起大落,这几天里我一直都没有睡过好觉, 在我翻来覆去很久之后又一次从床上坐起来,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神经衰弱了。 这么久的时间应该又过了半小时,正当我重新躺下的时候, 又一声轻微的房门打开声音传来。 我心里暗骂了一声,看来那个女人果然不老实, 这次离开卧室又准备整什么幺蛾子。 在我听着她的脚步声,以为还回来我的卧室时, 忽然间关门的声音响起。 这关门声如此的厚重和独特,一听就是我们家的防盗门。 我勐地坐起身来,穿上大裤衩和背心拖鞋就离开卧室。 心里的怒气生了出来,我犹豫着要不要跟踪她, 这黑天半夜的应该人早没影了。 我坐在小餐厅的椅子上,这个位置正冲着客厅的门, 我今晚到底要看看那个贱女人什么时候回来。 等了大约半个时,我已经看了几次手机, 当我看看已经快凌晨十二点半刚把手机塞进兜里的时候, 客厅房门有声音响起。 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转动钥匙,房门打开, 一切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仿佛在述说着这个女人的心虚。 一直到方晚秋走进房间看到了我,就在这瞬间她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惊恐。 她动作变得慌乱,身上的长款外套被牵扯起来, 露出里边那件性感充满情趣的睡衣。 薄纱般的睡衣看起来有些凌乱不整像是被人蹂躏过, 就连她美丽的脸庞也带着诡异的潮红。 房间里还是那么安静,安静中带着浓浓的压抑感觉。 方晚秋在愣神没超过两秒钟时间已经恢复了正常, 现在我心里都开始佩服起这个女人这种情况下还能这么快的冷静下来。 “一进来就发现一个影子,你刚才可把我吓死了。 这几天我一直失眠,你爸走了我心里憋的难受, 实在睡不着就下去散步转了一会儿。” 方晚秋走了进来,把身上穿着的那一件浅蓝色长款风衣脱了下来顺手挂着门旁的立式衣架上。 脱掉风衣之后,里边还是穿着那一件性感的吊带真丝睡衣, 之后就看着她转身来到一侧鞋架旁一手扶着墙壁, 弯腰用另只手将自己的高跟鞋换下穿上拖鞋。 这个细微的动作将她的性感身材完全展现在我的眼前, 特别是这种侧身对着我的角度因为里边没有文胸的关系, 弯腰时让胸前波涛完全垂着看得我心里一阵邪火冒出来。 在最后扫视了一眼因为弯腰关系,她将大腿完全暴露, 甚至她的翘臀在弯腰下似露非露时我把赶紧把视线转移到了别处。 因为她这一系列的举动,让我身体有些燥热不安, 我还是让自己努力平静下来我看着厨房的方向, 向方晚秋询问着: “这大半夜的去楼下散步?刚才的时候你出去前跟谁通电话了?是找那个人去了吗?”我说完话之后方晚秋已经来到餐桌前 在我对面坐着了。 我仔细的看着她,希望能够从她的表情里看出别样的情绪来, 这样证明我的猜测。 可惜方晚秋还是那么平静,甚至于那张带着妩媚的脸庞还带着一丝悲伤, 看起来真跟一个贞洁烈女一样。 “刚才的电话你听到了?那是我的一个闺蜜, 她知道我这段时间心情不好经常会打电话来跟我聊聊天, 劝慰我。” 方晚秋的话说出来很正常,看着表情也是很坦然, 一切都是那么的无懈可击可眼神中掩藏不住的烦恼还是能被我发现。 我辛苦明知道她有古怪,可是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任何证据。 看起来都是疑点,但她的解释都是合理的。 “我家现在一无所有,我爸也走了,你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 我家没什么值得你惦记的东西了。” 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心累, 我又向着这女人说着: “很晚了, 早点休息吧我先睡了。” 说完站起来,也不再去看这个穿着性感暴露的女人, 我转身向我的卧室走去面对这个我仇恨的女人, 这个跟我爸生活了两年的女人我的心思其实很复杂。 “孙诚,我之前都跟你说过了,我们是一家人, 以后咱们俩就要好好努力守住这个家也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 在我身后,方晚秋的声音响了起来,听这个语气还很坚定。 我没理会径直回到了卧室里,或许是对她不放心, 我再次锁好门之后上床睡觉了。 睡着的时候也不知道几点,当我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快上午。 我出了卧室洗漱完, 正看到方晚秋站在拐角那等着我: “你起来的很晚, 我也没做饭你等会儿,我先给你下碗面条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昨晚的话语起了作用, 今天白天方晚秋的穿着终于没有再那么暴露一身休闲运动的装扮, 浅色的运动服穿在她身上看起来显得比我还年轻 一头长发还特意用头绳扎了起来。 我爱答不理的转身回到我的卧室,刚把床铺收拾好就听着外边油烟机响了起来。 这个女人真是让我充满了疑惑,感觉看不懂这个女人, 我的各种猜测套在她身上完全不合适。 在卧室待了一会儿我来到客厅,厨房里方晚秋在忙碌着给我做面条, 扎起来的马尾辫一甩一甩的身后窈窕的好身材暴露无遗, 又让我想到了昨晚她火热身材的一幕幕。 看着她背对着我时不时擦一下脸上的汗珠, 我心里的思绪又变得复杂难明。 两碗面端出来放在餐桌上,我看着眼前的面条, 西红柿鸡蛋面看起来很不错。 在饥饿跟面子之前,我只是犹豫了几秒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方晚秋还是坐在我对面跟我一起吃着面条。 “你爸的守七守完了,咱们还要出去找工作去, 现在咱们需要赚钱尽量把银行的那三十万贷款还上。 怎么说也要把你爸留下的这套房子给守住。 现在存的钱其实不够咱们用多久的,你刚回来又遇到这么一件伤心的事情, 这些有压力的事情我也没跟你说。” 吃饭的时候,方晚秋开口向我说着。 不得不承认这句话哪怕是我再想找茬也没法反驳, 虽然对这女人我一直在心里防范听到这话还是感觉到一种压力。 “等这个月守孝完了我就出去重新找工作, 而且我离开之前还有一批不错的朋友到时候我看看能不能先借点钱用着, 三十万的话我估摸着应该能借到。 我借来的,包括我出去赚的钱,你一分钱都碰不到的, 不管你继续待在我家是真心还是假意。” 说完话之后我加快了吃面条的速度。 看着方晚秋沉默的拿起碗筷去刷, 我又跟她说了一句: “我现在去你们卧室收拾一下我爸生前留下的东西。” 我转头向那边卧室走了进去,房间里还带着淡淡的幽香味道, 摆设温馨整洁这一幅画面看起来方晚秋还真像个居家过日子的女人。 我们这边的习俗,家里人走了,就要把他的东西全都收集起来不摆放在外边。 所以我准备着收拾一下我爸的遗物。 桌台上的小摆件,是我爸的。 挂在墙上的那幅油画,也是我爸的。 我一件件的收拾着,感觉像是在抹除掉我爸留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 之后又把那个衣橱打开,里边我爸的衣服还有方晚秋的衣服都整齐的挂在里边。 我看着这些衣服心里很难受,有几件是我爸很久之前的衣服了, 我估计这两年里家里情况真不好不然的话也不会把这些旧衣服留在这里继续穿的。 在我准备动手把我爸衣服都收拾出来的时候, 忽然听着客厅里的方晚秋像是想到了什么只是惊唿了一声之后有些慌乱的跑到了卧室里。 “孙诚,这些东西我收拾就好,不用麻烦你了……”这时, 方晚秋终于没有掩盖住她脸上的恐惧看着我的那双美丽眼睛充满了慌乱。 我的心里一怔,这应该是她都没想到我会突然过来收拾我爸的东西, 所以在她的卧室里应该有不想让我见到的东西。 遗嘱或者临走留下来的什么东西?当初询问方晚秋的时候她说没有, 但是现在这情形很明显她在撒谎。 我没理会她,继续一件件把我爸的衣服拿了出来, 同时还悄悄的摸摸口袋不放过任何一个能遗漏的地方。 这衣橱里也让我感觉到了有些无语,里边不少的文胸和内裤, 造型都……那么窄薄性感。 我正整理衣物,方晚秋已经悄悄的在出轨的角落里把一个鞋盒子偷偷拿在手中。 在她没来得及放到别处的时候我已经制止了她: “偷偷摸摸拿着的是什么?给我看看。” 方晚秋在我说话的时候,有些狼狈不堪的把那个黑色的小鞋盒藏在了身后, 脸上露出了几乎是绝望的神色: “这……这是我的东西……”里边是我爸的遗书?或者是故意留存下来的东西?之前这女人不是说什么都没有吗看到她这样 我忍不住的气极反笑眼前一切已经说明了问题, 我这段时间压抑的所有情绪几乎爆发: “是你的东西还这么紧张干嘛?你给我拿过来!别让我说再说一遍。” 我知道问题一定在那个盒子里,既然有了足够的证据, 她哪怕跟我爸一起生活了两年我也不会给她任何颜面。 我走过去,在她不断的剧烈挣扎中我扒拉着她躲避我的身体, 把那盒子抓住了。 她拼死都不放手,我没想到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现在还想掩饰这一切这争夺期间也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若有若无之间总会有些身体接触。 我真的烦了,使劲的一拽,鞋盒子飞出老远掉落在地上, 盒子打开我想象不到的几件东西掉落在地上。 第4章 你还想干什么生活总是充满了意外, 我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东西说不出话来。 盒子里的东西散落在地上,两件情趣的内衣, 还有一件豹纹情趣连体衣几乎是渔网状的样子让我看了几眼才看明白, 还有就是粉色的电动用品还带着遥控器的那种。 还有个……很粗很大的橡胶制品,那个造型和样子, 真够仿真的……我看着眼前的东西这时候心里慌乱的变成了我。 在我还发呆的时候,方晚秋早已经蹲下狼狈的收拾起来, 将地上这几件东西快速的收到了鞋盒里之后呆呆的蹲在了原地。 背对着我抱着鞋盒,我看着她的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心中只是尴尬,其实对待她我没多少的愧疚, 至少在我看来她拥有这些下流的东西足以证明这个女人本身就不是好东西。 “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我爸的东西。” 当我听到了方晚秋蹲在那里隐隐的哽咽声传来, 最终我还是低头向她道歉了一句。 眼前情形我出乎意料,现在只好先离开这个卧室。 轻轻的转身离开,在我走到门口,顺手把房门关上的时候, 蹲在那里的方晚秋还在哽咽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种愧疚感。 关上了门,将那个绝望无助的影子从我脑海中驱散, 我也把自己的愧疚感扼杀在心中心里不断的嘀咕着她是个贱人, 还有可能是害死我爸的女人我怎么可能对那个女人有愧疚的感觉。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就跟一个废人一样整天待在家里, 突然的变故让我到现在还有些恍惚不定因为我对未来感觉到了迷惘与绝望。 这段时间里,我尝试着联系每一个之前跟我关系很好的朋友, 可惜在说出我想借点钱应急的时候都用拙劣的借口推脱掉了, 两年前的这帮好兄弟现在也开始让我感觉到了陌生。 至于跟我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女人方晚秋, 在鞋盒子事件之后又恢复了正常,好像那件天大的尴尬事情从不曾发生过, 一切的一切都回归到了原本的平淡生活唯一回不去的或许只有我爸的生命。 尽头是我爸出殡地四十九天了,在我跟方晚秋再一次去了我爸坟前为他烧了银钱。 我心里的委屈与悲凉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离家出走两年在外边受到的委屈还有那帮曾经的好朋友好兄弟变得这么冷漠, 让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曾经天大的事情有我爸盯着,在我眼里他就是个铁一般的汉子, 有事情一定会替我扛起来可是现在他不在了, 眼前的困境和突如其来的压力令我感觉崩溃。 方晚秋开始的时候哭的双眼通红,之后就收拾心情开始劝慰我, 当我跟方晚秋回到住处的时候天色已经变黑。 匆匆吃了晚饭,我安静的坐在客厅,眼睛盯着眼前的电视机画面, 可心思一点都没在上边。 方晚秋穿着一身纯棉的睡衣,能够将身体完全遮挡住的那种家居服, 就这么坐在我身边。 这段时间里,我跟方晚秋之间的关系没有了当初那么尖锐, 但是还是距离并没有消失。 因为在我眼里她来我家就是别有目的,虽然我现在没任何证据。 “孙诚,这两天我出去问了不少工作,准备去一家金融公司上班, 感觉那里的福利待遇还不错关键是工资高一些。 还有几个月贷款到期,这三十万块钱怎么凑出来我还没办法, 但是这几个月先保证咱们有钱生活才行我现在的钱也不多了。” 方晚秋跟我一样坐在沙发上,跟我距离有一米左右的距离, 她看着电视的同时向我轻声说着。 每一次听到方晚秋说起这件事情,我的心里总会忍不住的烦躁, 难以压抑的一种情绪。 这段时间我也摸清楚了家里的状况,只比方晚秋说的还要糟糕, 包括房子的事情我也问过了在贷款不偿还清楚之前还没办法过户, 这房子方晚秋倒是没跟我争哪怕她的户籍现在跟我是一个户口本上, 我并没有对她感激什么因为继承了房子也代表了继承那笔贷款要去偿还, 虽然这房子比贷款贵很多但总不能真的把房子卖掉, 这只是最后没办法的办法。 “我明天开始也出去找工作。 至于贷款,先慢慢来吧,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实在不行到时候我去偷去抢也会把贷款给还上的, 这就不用你管了。 行了,很累了,我先去睡了。” 我心烦意乱的站起来,每次方晚秋跟我详细说这些事情的时候, 我总会自欺欺人的去回避掉因为面对这一切我真的没任何办法。 “孙诚,你就不能喊我一声妈或者阿姨吗?”在我身后, 又一次出现了这样的话语对于方晚秋的话我没有回头也懒得搭理, 比我只大了几岁的女人还是在我强烈反对下进了我家家门, 又有什么资格让我称唿她更何况我一直怀疑她居心叵测。 我爸的突然去世,身边这个不知道是好是坏还赶不走的女人, 还有银行的三十万贷款这些事情每次一想起来都感觉头痛欲裂。 不出意料,今晚我又一次陷入了失眠中。 坐在床边紧挨着桌子,我点着烟抽着,这段时间里竟然学会了抽烟, 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但是感觉这烟草味在肺里扩散确实能够缓解我焦虑不安的心情。 之后在床上碾转反侧,巨大的压力下,我闭上眼睛就是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烦心事情。 我坐起身来离开卧室去卫生间,在路过过道的时候, 又一次听到了方晚秋的说话声。 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压抑声音, 让我隔着门听得很清楚: “孙恒毅已经死了, 你还想干什么?!”这句话让我瞬间感觉浑身发冷 我想象的最坏结果还是被验证了我爸的事情跟这个女人还是脱不开关系。 第5章 曾经“你够了吧?人都死了你还这样……你不感觉丧良心吗?”“以后请你不要再跟我打电话……你真是个人渣……”“好, 那明天见面就说给清楚……”“……”声音断断续续 可惜我听不到打电话的那个人到底说了什么可这些对话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判断了。 我忍着冲进这间卧室杀了那个贱女人的冲动, 哪怕是我现在紧紧握着拳头指甲都陷进了肉里 我在努力的忍耐着我想看看电话那边的人是谁。 卧室里再没有了声音,我也悄悄的回到了我的卧室, 躺在床上真为我把感到悲哀只希望这不是一个现实版潘金莲的故事, 不然的话我会杀了这个女人让她下去向我爸赔罪。 漂亮的女人总是靠不住,看她的睡衣穿的那么骚, 而且卧室里还偷偷藏着情趣内衣和那些小玩具 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表面上还装着跟好人似的, 这段时间我差点放松了警惕。 我心里暗自琢磨着。 当我迷煳着醒过来的时候,还是接近中午, 这段时间真的是越起床越晚了。 我跟平时一样平静,吃完了方晚秋为我准备好的饭, 然后一切如常。 中午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起来,发现身上被搭上了一件衣服。 我把衣服扒拉到旁边坐起身来,心里冷笑着这个女人的虚伪。 方晚秋正端着盆从她主卧出来,看样子是在洗衣服, 见我起来之后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说着: “你最近休息很不好 要多注意身体你的衣服我都帮你洗好了。 一会儿我要出去一下,之前说的那个金融公司面试通过了, 我今天去谈谈具体的薪金待遇这些等下午我会买菜回来。” 说着话方晚秋又从洗衣机里把剩余的小衣物一件件的拿出来, 我看得清楚这些小件已无力里有她的内裤,也有我的。 她说出去一下,我立刻联想到了昨晚那个电话, 不动声色跟之前一样平静中带着冷漠的跟她说了一句: “你的事情不要跟我说 也不用你管我。” 方晚秋沉默了一下,继续转身去收拾洗出来衣物。 将衣服晾好把盆拿出来放下,方晚秋就进了卧室把门关上了。 过了一会儿方晚秋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 一件白色T恤紧紧贴在身上将她平坦的小腹和坚挺的胸前勾勒的很完美, 一件修身的牛仔七分裤露出半截修长白皙的小腿 脚上穿着一双浅灰色的板鞋看起来造型简单又时尚。 简单又恰到好处的装扮,加上她原本就拥有的好身材和好脸蛋, 哪怕我心里对她带着仇恨也不得不说她真的有个好卖相。 衣服下边,这具火辣的身体确实很有诱惑力, 以至于有好几次因为看到她让我有了反应。 或许也是因为这具看起来很美妙的身体才会让我爸铁了心娶她过门, 又或许这具身体背地里不知道勾搭了多少男人。 “那我就先去了。” 方晚秋看了我一眼,打完招唿之后又下意识的扯平身侧的T恤下摆, 然后离开了客厅。 在她前脚离开之后我算着时间,立刻跟了出去。 下午时间天已经不算热,现在已经是入秋, 也就白天炎热些我出来又是打车又是走路的, 跟躲猫猫一样的跟踪着方晚秋还好今天她那件纯白色的T恤比较好认, 不然的话早就跟丢好几次了。 一番波折之后还好她没有发现我,当方晚秋走进了一家咖啡厅之后, 我犹豫着要不要跟进去。 咖啡厅的空间有限,而且这个时间我看着里边人不多, 我进去的话一定会发现我的那我岂不是侦查不到方晚秋的真面目了。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97,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在我正站在路旁举棋不定的时候, 方晚秋那熟悉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咖啡厅正对着街道的这一面幕墙全是组合玻璃, 能够清晰的看到她正走到靠近玻璃墙的这一侧坐下来 这一下正好视线看的清楚。 我调整了一下角度,利用路边绿化带的掩护让她不能轻易看到我, 然后我摸出烟来点着就这么等待着奸夫或者是幕后黑手的出现。 方晚秋坐下之后跟服务员说了两句,服务员离开就见她摸出手机来开始打电话。 为了我家的钱,方晚秋串通了别人?而且就连赌博和吸毒也可能是他们故意设下的全套我紧紧盯着不远处坐在那里的方晚秋, 脑子里快速的转动起来。 方晚秋向电话那头说了没两句就挂断了, 看样子似乎在等待着电话里的人赶过来。 目前来看一切的情形跟我想象的差不多, 那么接下来发现来的人之后我又该怎么办现在使用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最合理的方式就是想办法找到害了我爸的证据 再把他们送到监狱里受折磨。 那就先确定今天来的人身份是什么吧。 我打定了注意,站在角落中看着咖啡厅很优雅的坐在那的方晚秋。 过了没有十分钟,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咖啡厅门前区域的停车区, 一个看起来应该有三十来岁的男人从车里下来。 看到这个人的一瞬间我手抖了一下,抽到一半的烟掉落在地上。 这个有些微胖的男人我再熟悉不过,王通是我爸曾经最好的朋友, 那个时候还经常去我家跟我爸喝酒只是令我想不到的是, 今天跟方晚秋约出来见面的人竟然是他。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97,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我忍不住的想笑, 可是心里那种愤怒与悲伤让我连一个苦笑都挤不出来。 我爸曾经最好的兄弟,在他走了之后跟我爸喜欢的女人在咖啡厅里见面, 而且昨晚大半夜的还通电话说出那种话来。 要是我爸知道了,也不知道会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这让我感觉到现实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荒诞不经。 看来我家里的事情,王通这个伪君子跟方晚秋这个骚货两人一定有关系了。 我一时间难以接受这种情形,脑子正乱的时候王通走进了这家咖啡馆, 下一刻身影就出现在了玻璃墙可以看到的地方 然后就见他来到方晚秋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